当前位置:首页 - 旅游 - 旅游动态
素朴淡雅盘秀山
  • 2017-08-07
  • 次浏览
  • 打印本页

      阳春三月,朋友相约上盘秀山。
盘秀山在屯留县西部,牵手太行太岳,与临汾市安泽县搭界,听来名字雅致,如一首诗,似一幅画。屯留人敬仰盘秀山为“母亲山”,说她涵养水源,润泽甘泉,怀中抱盆地,孕育米粮川。我生长在屯留,自然仰慕以久,心向往之。
出屯留县城西行,一路风和日丽,满目田园风光,欣赏不迭已到西流寨开发区黑家口村。村庄座落在“Y”字形的两面坡上,南北民居,东西通透,一条弯弯曲曲的大道盘旋而上,盘秀山在向我们招手了。
路是从石头上开出来的,车轮子滚动的嘭嘭作响,车窗外透明清爽,景色宜人,仰望蓝天白云,俯视绿茵光华。转过一个山坳,是盘秀山的支脉天花岭,粉红色的山桃花,乳白色的山梨花,金黄色的连翘花,蓝紫色的马兰花,还有不认识的这花那花,绽放的闹闹腾腾,布满了沟沟岔岔,五彩缤纷仿佛孔雀开屏,风摆扭妮就像飞天弄姿。真乃天造地设,美不胜收,既不像城市街面的花坛点缀,又不像公园、广场的护拦围花,而是漫山遍野,千姿百态,天然雕琢,自由奔放,从坡坎向外溢,在眼睛里装不下。一群鸟儿飞过,飘飘洒洒好似仙女散花;一阵风儿吹来,芳香扑面犹如漫步仙境。
相约的朋友是屯留几位摄影家,聊起这里的故事眉飞色舞。他们说,盘秀山古称麓犊山,并不高峻。相传唐贞观年间,玉皇大帝差遣东海龙王到上党盆地耕云播雨,其小儿子青龙避着龙王给屯留一带降了场冰雹,毁田塌屋,造成灾难。玉皇大帝闻知大怒,重斥东海龙王,把违犯天条的青龙打下天庭,罚到凡间赎罪。青龙被发落在麓犊山,悔过自新,精心治理,使这里的山峰兀起,由低升高,变成方形,人们把麓犊山叫成方山。随着岁月更替,山头不断增高,支脉扩展延伸,逐渐形成连绵起伏的五峰十岭,看去巍巍壮观,龙盘蛇形,人们又把方山改名盘秀山。屯留民风淳朴,百姓勤劳耕种,青龙乐不思归,恋上此地。屯留百姓感恩苍天,在盘秀山顶峰修建庙宇,供奉玉皇大帝。玉皇大帝深为屯留百姓的质朴、虔诚所感动,确定庙宇竣工的六月初六为香烟会,诏书王母娘娘前往祝贺,并为这里划条“福河”,以作贺礼。自此,盘秀山下八泉飞瀑,溪水潺潺,流出一条横贯屯留东西的绛河,流出了鱼跃鸟翔和米粮田园。
有一年“六月六”,玉皇大帝的三仙女陪同母亲参加香烟会,云中看见小青龙孤零零伏卧在盘秀山的支脉青龙山,念及当年在天庭时的一段情缘,不由勾起爱恋之心,便往山上散下许多花卉,以安慰贬在凡间的小青龙。瞬间青龙山的各地旮旯开满了鲜花,五光十色,争奇斗艳,人们观之惊奇,将青龙山更名天花岭。
听着美丽传说,看着繁花似锦,不知不觉又转上一个山头,到了盘秀山的另一支脉摩诃岭。山岚缭绕处一个石头碹门,上刻“秦晋通衢”四个大字,原来这里是驰名远扬的上党关,为山西通往陕西的驿道隘口。山西多关隘,险峻晋东南。仅听井谷关、马踏关、东阳关、紫店关、昂车关、虹梯关、玉峡关这些名字,就感觉风在头上吼,马在耳边啸,不由你不肃然起敬。当地人走出去要出关,外地人走进来要进关,关是一地之伟岸,通行之标识,战略之要塞,掠地之咽喉,守护一方门户,保障一方安宁。人说攀到上党关,伸手摸着天,其高其险,不言自明。站在断垣残壁的石墙前,抚摸着那一处处历经沧桑的陈迹,似乎听到了金戈铁马的呼啸之声,茶马古道的驼铃之声,骡马大车的碾轧之声,过秤叫价的算盘之声,伙计们打火炊饭和姑娘唱曲儿的婉转之声……虽然年代久远,依然拂动心弦。
踩着光滑的石头,我闻到了一种亲近的味道,那是父亲踩过的脚印,洒下的汗珠,沉于草石,飘于山岚。民国二十二年,父亲曾是这条驿道上的挑夫之一,从潞安府(今长治市)挑上铁货到平阳府(今临汾市),再从平阳府挑上棉货到潞安府,肩上压着120多斤重量,爬山涉水,风餐露宿,往返一趟半个多月,才能挣到三块银元。那年父亲走了八趟,挣下二十四块银元,来年翻修了房子,娶回了母亲。父亲生前访起这件事总是感慨:“盘秀山磨硬了他的脚板,压硬了他的肩膀,给了他成家立业的信心。”父亲6岁上失去父亲,跟着哥嫂长大,不到20岁去做挑夫,竟然挑出了一个家庭,称得上农民中的一个硬汉。父亲之所以敬畏盘秀山,是盘秀山锻炼了他的心智,给了他力量。
上党关对面,据传释迦摩尼的十大弟子之一摩诃曾在那里讲经,摩诃岭的地名由此得来。举目望去,石壁峭峰拱围,苍松古柏环绕,果然是处讲道传经的幽静之地。我们扒拉开层层荆棘,拽着藤蔓稳稳攀爬,找到了一段石阶,登上一个高台,面积不大,平整敞亮,也许这就是当年的讲经台。台后南侧的崖壁上雕刻有摩诃画像,虽遭漫漶,像貌可辨,但是雕刻的文字已经模糊不清,足见年代的久远。由于摩诃岭山势峻峭,双峰对峙,攀登艰难,累体费力,车马行人到了此处困乏打肩,一躺下就睡着了。因此,屯留人戏谑睡着了是到了“毛孩岭”,摩诃岭又有个俗名毛孩岭。
登到山顶远眺,屯留县城和长治市进入视野,远隔百里,清晰可见,一下子把山与城拉近了距离。处在静处观闹市,那才叫心旷神怡、乐不可支哩!旁边喜鹊叫喳喳,把我们引入一个破败院里,从石碑上辩认,这里是早年的盐务局,盐官办公的三孔窑洞已坍塌,仅有一口枯井和半壁围墙,散乱地长着几棵老树。那个时代盐是紧俏商品,往返盐商要到这里交税,虽然如今惨不忍睹,当年曾是一方的“财神”。门前一座小庙,写着“威灵震四方,德泽听江湖”的楹联,由此可以看出当年不仅官府在这里聚财,也有响马强盗在这里截财,否则震什么“四方”,又听什么“江湖”?从另一面看,只有摆平官匪间的利益,才有盐务局的安然无恙。
上山时,我拜竭了盘秀山东南脚下的暖泉寺,寺院红沙石筑成,沿低向高,神妙奇崛,苍茫亘古,翘楚一方。日寇侵华时放火烧了这座寺院,但是庙堂被焚,廊壁依存,加之建国后政府修缮,这里还办过学校。尤其院内的两坛牡丹,大难存活,据说已有几百年花龄,每年农历三月下旬绽放,国色天香,秀姿可人,名闻百里之外,可与洛阳牡丹媲美。由此兴起暖泉寺三月二十七至二十九的古庙会,前来观赏牡丹的游客络绎不绝,把个庙前道场沟挤得满满当当。下山走八泉村,在盘秀山的东北脚下,丝丝凉风吹来,泉泉喷云吐雾,坡上道道彩虹,坡下田园牧歌,妙趣横生,如入画中。
往往不被人们关注的地儿,却隐藏着美仑美奂的景致,正如唐代诗人李商隐吟道:“山中白云千万重,却望人间不知处。”就说这盘秀山,有自己的高度,海拔1574米;有自己的广博,面积750平方公里;有自己的文化,民间传说纷纭。但是,她安若本色,素朴自然,游客就不大光顾;她安然低调,淡雅宁静,门前就车马冷落。其实,美在自然,妙在天然,越是人迹稀少的地方越有鬼斧神工的惊奇,越是静谧寂寞的地方越有回味无穷的魅力。我曾走过一些大山名山,真正观赏“天然盆景”,领略“恬静风光”,享受“神话之趣”,还是这盘秀山。
盘秀山,巍巍的峰,素素的妆,淡淡的美,悄悄的雅,牵住了我的眼神,留住了我的脚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