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人文 - 安泽文学
谈古论晋:“千年古县”山西安泽,一个几乎听不到地方方言的县城
  • 2017-06-29
  • 次浏览
  • 打印本页

----史话三晋之安泽篇

方言,是地方文化的一种,是地方历史的活化石。越是历史悠久的地方方言,越能够充分表达出地域的文化特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来。

在日常生活中,常常能够从彼此间习惯性捎带的乡音中,得出曾长时间生活过的地方烙印。但是,在山西晋南的这个县,却根本无法判断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县几乎没有方言,百分之九十的人操着不是山东话,就是河北河南话在交流。真正的本地土语,几乎听不到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一

这个县叫安泽县,历史非常悠久,1997年被认定为中华“千年古县”。

先来了解下这个县的历史。

安泽县地势北高南低,处于沁河流域,土地肥沃水源充足,四季分明,也就促成了自古以来农耕经济相对发达。早在五年多年前便有先民在此居住并繁衍生息,为当年大禹分九州之冀州治所所在。

从西周起,一直都属于晋国的管辖范围。战国时属于韩国地界,后归赵国。秦统一天下后,安泽属于上党郡管辖。

直到西汉时,境内方首次置县,名氏县。东汉时改名猗氏县,仍归上党郡管辖。

西晋时,废猗氏县,并入襄陵县,这才隶属于平阳郡。

北魏年间,在原猗氏县境设置了四个县,分别为冀氏县(治所为今安泽县冀氏镇)、合阳县(治所在今安泽县河阳村)、义宁县(治所在今安泽县和川镇)和安泽县(治所在今古县岳阳镇)。“安泽”一名,取北部安吉和南部泽泉两地首字。

北齐时将合阳县并入冀氏县,至此四县合并成为三县。

隋代又因地处霍山太岳山之阳,改安泽为岳阳县,改义宁为和川县。其后这三个县分分合合,一直都隶属于平阳府。

元朝时,冀氏、和川、岳阳三县合并,形成新的岳阳县。此后并未再作改动,经过明清后,民国时(1914年)改名为安泽县,治所在今古县岳阳镇。

到1940年时,再度在安泽县西设置岳阳县,次年再度于安泽县南设置冀氏县。然后于1942和1946年又合并为一县,名安泽。

1971年6月,把安泽县西七个乡和浮山县三个乡划出设置了古县。

这个“千年古县”的历史建制改革,从北魏时期开始,一直在不断分分合合当中,且县治所也一直在搬来搬去。难道就因为这样的分分合合导致了如今的安泽县没有了方言吗?其实并非如此,而大多数操着山东河北河南口音又是怎么回事?

目前安泽县七个乡镇一个乡镇就是一种口音,不仅各个乡镇之间的方言腔调相差老远,甚至于相邻的两个村子之间,几乎就是南腔北调了。

安泽的这个独特现象到底又是怎么回事?

大家都知道明代从山西往全国有十八次之多的迁民,总人数高达百万之巨。难道当年的移民把这块的百姓都迁移出去了吗?还是当年迁出去的又故土难离,在外待了一两代后又举家迁回?

这些都不是答案。

原因竟然是黄河。

从1919年到1938年的二十年间,黄河共决口十四次。

......

1933年,黄河下游决口五十多处,将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山东、河北和江苏六省六十县市全部淹没,当时四处逃散的灾民高达360多万人。

1935年,黄河决口六处,淹没了二十七个县,灾民有300多万人。

1938年,郑州花园口被扒堤决口,1000多万人家园被淹,直接淹死的人数高达89万人。

尤其是1933年七八两月,黄河流域连日阴雨连绵,各大支流水势陡涨,致使黄河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特大洪水。黄河下游南北两岸共决口五十多处,将河南、山东、河北和江苏四省三十个县全部淹没,当时四处逃散的灾民高达360多万人。

尤其是1933年那次,是黄河改道以来最大的一场灾害。高达300多万的受灾民众为了生存,只能选择背井离乡寻找求生之地。

尤其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山东河南两省,几乎整个三十年代就是一部逃难史,也似乎成了一种传统。成群结队的山东河南人拄着拐棍,浩浩荡荡的逃荒队伍没有目标行走在路上。

可以想象,从山东河北还有河南,翻过太行山,渡过黄河,一路怎么样的艰辛才来到今天的安泽,落户生根,繁衍生息,开始了异乡的生存之途。

安泽县人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他们。在这块土地上开始了新的生活,成为了新的安泽人。现在山西的其他县市,也有许多都是当年逃荒落地生根一直生活到今天的,但是都从数量到规模,都是无法和安泽县相提并论的。

我们来看组数据。

1986年安泽县共有16780户,移民来自16个省167个县,占到全县九成以上。其中河南39个县,6846户,占到了百分之四十还多。这些河南移民中,又以林州人占一半以上,其次为济源。

再来看看都有哪些地方的方言。

山东话,安泽县府城镇及和川镇和川镇部分地区。几乎和山东莱芜口音一模一样。

河北话,安泽县府城镇及和川镇的部分地区,尤其是三交村。与河北武安口音相同。

河南话,几乎安泽县境内均有说河南话的,大部分与河南林州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,个别语音已经有所不同。

有的地方山东话和河南话相互影响,又形成一种新的似河南似山东的方言。

还有很多说周边县市的地区方言,在唐城镇大部分讲得洪洞口音的古县方言,还有还有部分是长治沁源方言。最为有意思的是邻居之间说话,两种腔调。甚至于在一个村子里,参杂着平遥话、沁水土语,还会时不时蹦出一两句陕西华县口音。

而真正的口音纯正的安泽土语,却已不知道是啥腔调了。